主页 > 官网 >

沉船将拖离沉船水域进行事故调查

时间:2015-06-09 14:2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8日,搜寻人员继续对“东方之星”轮逐层逐舱进行排查清理。长江航务管理局、解放军、荆州市政府、荆州市武警消防支队、重庆市万州区政府及船公司法人代表共同组成联合验收组,对难船现场排查清理工作进行了验收,验收通过后贴上了封条。

8日一早,记者在现场看到,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三五个人一组,进入各个舱室,有的负责搜寻可能遗漏的遇难者遗体,有的负责将舱室内的各种杂物搬运出来,有的负责喷洒防疫消毒剂。一层甲板上多台水泵轰鸣着,不断将底舱的积水抽上来。

11时50分,联合验收组一行穿上防护服、带着手电筒登上难船开始验收。

下午2时许,联合验收组经过两个小时的全面细致检查后确认,所有房间、舱室进出通道顺畅,所有房间、舱室内可移动物品及木质结构清理完毕,所有房间、舱室内未发现遇难者遗体,底舱可排积水已完成抽排,全船已实施防疫处置,船体内搜救正式完毕。各方代表分别在验收清单上签字,标志着现场排查清理工作全部完成。

据长江航务管理局透露,“东方之星”未来将拖离事发水域,供专家组展开事故调查。

沉船被向上游拖行50米

8日上午,搜寻人员又找到两具遇难者遗体,遇难人数升至434人,仍有8人下落不明,14人生还。

昨天下午6时20分,两艘打捞船将“东方之星”号向上游拖行约50米,整个过程耗时近20分钟。据悉,对客船进行整体拖移是为了方便搜寻人员对事发地下方以及起浮作业工作水域,进行下一步水下探搜失踪人员。9日上午,“蛙人”将在空出的作业水域约150乘以150米范围内,展开地毯式搜寻。

据湖北监利县委总值班室消息,监利县目前已接收415具遗体,DNA比对工作在24小时不间断进行。目前,DNA血样采集工作基本完成,已向8省市交接了99例结果。

截至昨天下午4时,204名遇难者DNA比对和身份确认已完成。经遇难者家属确认,监利县殡仪馆已经火化了6具遇难者遗体。

两位幸存者康复出院

昨天10时20分左右,生还者江庚、陈书涵从监利县人民医院出院,这是“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第一批出院的生还者。

监利县人民医院负责人介绍,由于长时间在江水中浸泡,安徽导游江庚左肺部、上呼吸道感染和电解质紊乱,第二个从沉船里被官东等潜水员救出的重庆小伙陈书涵则患有电解质紊乱和低钾血症。经过妥善治疗,两人均已康复。

据介绍,沉船中第一个被潜水员救出的65岁老人朱红美目前已转入普通病房,治疗将转入以心理抚慰为主、药物治疗为辅的新阶段,也将马上出院。

理赔可凭当地政府证明

沉船事件发生后,中国保监会决定启动保险业重大突发事件三级响应程序,要求各保险公司应根据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原则,设立专门的理赔绿色通道,做好预付赔款工作。

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按照先人后物,先个人后企业,先简单赔付案件、后复杂赔付案件的程序,采取快捷方便被保险人理赔的措施。按照过去的程序,需要提供死亡证明或者户籍注销证明的,这次我们要求各保险机构都不需要,凭当地政府的证明,就要及时给予受理赔付。”
监利县6000多学子的高考与“东方之星”沉船救援历史性地联系在了一起。

大埦高中高三学生史太龙仍记得,6日上午他和同学从家里出发时,已扶正出水的“东方之星”船内搜救仍在紧张进行;7日上午刚刚开考,大家还隐约听到江边哀悼遇难同胞的汽笛声。

客轮翻沉后,从各地赶来的救援人员、旅客家属等数千人,将这个小县城的数百家宾馆客栈挤得满满当当。

5日,高考前两天,史太龙和父亲来到县城的阳光大酒店退房,同时退房的还有他的几十个同学和老师。他家所在大碗农场距离县城30余公里,开车需要近45分钟。为了安心备考,5月中旬他和父亲在这里订了客房,听说还有沉船旅客亲属没地方住,他决定把房间让出来。“把房间留给更有需要的人,也算为救援做贡献。”

高考前一天,在监利一中学养楼宿舍里,史太龙把简单的行李放下就去看考场。一天前,该校高一高二的学生刚把宿舍清理干净,留下蚊帐、枕头和被褥,让来参加高考的哥哥姐姐们拎包就能住下。监利一中副校长袁全芳说,该校为接待考生腾出了1600多个床位。

“改家长陪考为老师陪护,改酒店住宿为学校安置,改分散自理为集中保障。”监利县教育局局长赵更生说,沉船事件发生后,当地教育部门就对高考工作进行了新的安排。监利县今年有6300多名考生在县城6个考点、212个考室参加考试。考点学校清理出4000多个床位安排考生住宿,并按每人每天70元的标准提供免费餐饮,让考生们可以安心考试。

8日下午,在监利县社会实践学校的宿舍里,来自新沟中学的60多名监考老师,正收拾准备第二天离开县城。考前,他们让出了数十间酒店客房,住到了这个热水都没有的地方。该校教师左世友说:“虽然条件差点,但我们克服困难完成了监考任务,也是一种正能量。”

“高考结束了,我们有的老师和学生会去做志愿者。”监利中学校长李长海说,与救援联系在一起的这次高考,对于监利县的考生和老师而言,注定是一次特殊的高考。
2日凌晨4时许,57岁的监利县三洲镇复兴村村民王盛才,在江边发现了一名身穿花衬衣、颈挎救生圈的男子。“船翻了。”男子冻得发抖。王盛才把他带回家,一边让家人找衣服,一边报警。

获救的是重庆人余正伟,与妻子刚刚承包下“东方之星”游轮上的小卖部,一共随船跑了3趟。

据余正伟讲,1日21时许,他在舱内听到外面风雨交加,急匆匆赶到甲板上去收衣服,不料刚刚走上甲板,船舶突然大角度倾斜,他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幸运的是,情急之下,他抓到了一个救生圈。经过长达7小时的漂流后才被发现。

“我和妻子都是汶川地震的幸存者,我是又逃过一劫。”余正伟说。目前余正伟已返回重庆,两名家属则留守在监利等待其妻消息。

为3岁女童料理后事

入殓师怕消毒液刺疼孩子

自2日起,武汉市首批15名入殓师第一时间赶赴监利县容城殡仪馆,5天时间里共为220名遇难者办理善后事宜。

青山殡仪馆入殓师陈萍说:“我们在为逝者办理身后事宜时,常常是泪水中夹杂着汗水。”说这句话时,陈萍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介绍,特别是为一名3岁多的小女孩料理后事时,4名入殓师手在发抖。他们先向遗体鞠躬,而后将遗体轻轻放置在工作台上。他们不敢用消毒液直接清洗,生怕消毒液会弄疼孩子幼小的身躯。“我们用毛巾蘸上用水稀释过的消毒液,一点一点地轻轻擦洗身躯,看着幼小的生命就这样陨落,泪水和着汗水模糊了视线。”

“我也有孩子,也有父母,看到这么多本该享福的老人就这样走了,心情非常难过。”陈萍哽咽道。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