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官网 >

郭正钢寓所抄出百万现金

时间:2015-03-24 09:0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七年多时间里,身材瘦小的杭州淳安女老板吴芳芳的生意,如同坐上过山车。2007年下半年,吴芳芳凭借不足1000万元的原始资金,在一块军事设施用地上创建投资超8亿元的杭州瑞纺贸易城(以下简称瑞纺),并依靠瑞纺回笼资金迅速创办杭州中国五金机电城(以下简称五金城),走上资本运作道路。但2012年年底,瑞纺和五金城陷入萧条。

  然而,2012年12月与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郭正钢结婚后,吴芳芳的事业迎来新起色——在众多竞争者中,以最低的报价承包下四季青面料市场,并一次性收取1.8亿元租金。但郭正钢带给她的“好运气”只维持了短短一年。2015年3月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院立案侦查,吴芳芳缔造的资本帝国轰然崩塌。□新京报记者翟星理 浙江杭州报道

  2015年3月15日上午,五金城三百多名商户从浙江各地聚集到杭州,要求吴芳芳归还五金城5.2亿元商铺使用权售款。

  中午11时许,吴芳芳与商户在一礼堂见面。吴手下一个项目经理称,2月10日郭正钢被带走调查,吴芳芳于次日最后一次与五金城商户谈判后即失去联系,直到三月初。这是吴失联近一月来第一次公开露面。更多商户蜂拥而至,现场一片混乱。

  吴芳芳穿深蓝色上衣、粉红色裤子。坐在第一排的商户于爱娜一年间曾和吴芳芳谈判十余次,“第一次见她不化妆,比一个月前瘦了也老了,第一眼看到硬是没敢认。”

  吴芳芳短暂发言,但说话声音很小,在场商户都没听清她说什么。一名杨姓业主问吴何时还钱,吴没有回答。随后吴被送上一辆车,再未现身。
丈夫被查后一度失联郭正钢被查后,吴芳芳一度失联,直到三月初,其手机才恢复通讯,但仍被限制活动
作为吴芳芳资本链条上的关键一环,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上的五金城已烂尾两年多。与吴合作过的杭州金姓商人说,主要原因是建设中吴芳芳资金链断裂。

  过去一年中,近2000名商户在一直试图从吴芳芳处讨还已缴纳的5.2亿元商铺使用权售款,并为此和吴芳芳进行了十余次谈判。

  上一次谈判是2月11日,随后吴芳芳一度失联,直到3月15日才再次现身。

  2月11日是吴与五金城业主早已定好的谈判日。当天上午,脸色苍白的吴走进五金城,她向业主代表华秀珍打招呼说,“怎么不去楼上坐?”

  但谈判全程吴并未现身,而是托人转告华秀珍等业主,她正与接盘方对价,尚无结果。

  当晚,吴芳芳旗下的瑞纺、五金城经营团队送上来的文件需吴签字,但她的蒋姓助理却联系不上吴,只好让经营团队自己做决定。

  随后,传出消息,2月10日,吴的丈夫、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被办案人员从军区的办公室带走。3月2日,军方通报称郭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从2月11日起近一个月,吴都处于失联状态。曾在吴手下工作的一个项目经理说,从3月初起,吴的手机可以接通,能接打电话,也有人见过她,但她仍被限制活动,处在配合调查阶段。

  瑞纺起家

  2007年下半年,吴芳芳租用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出租地块策划建设瑞纺,并获中国轻纺城支持,“前景光明”

  吴芳芳1969年生于浙江淳安县一个工人家庭。和吴芳芳相熟的金姓商人说,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做小生意,初期一直默默无闻。但吴善交际,逐渐在临安市打开关系,成为当地一家房地产企业的股东,但股份不超过300万元。

  吴芳芳踏入杭州商界并引起关注,始于2007年的瑞纺项目。

  2006年6月,杭州市提出“1500亿打造杭州新东部”,引发杭州东区的投资建设热潮。与吴相熟的商人刘平(化名)说,吴芳芳认为商机到来,四处打听杭州东区的投资项目,最终锁定下沙区九堡地块。“她认为只要抢到地就能发大财。”

  2007年下半年,杭州市下沙区九堡地块上的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招租。该农副业基地主管方为浙江省军区后勤部,土地属军事设施用地。军区农副业基地提供土地使用权,收取土地租金。根据《军队空余房地产租赁管理规定》,军队空余房地产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出租。

  当时吴芳芳的经济实力并不出众,只取得四块出租地中面积最小的一块,只有110多亩。

  当时一起竞争九堡地块的一浙江商人说,吴芳芳所租地块每年租金超过一千万元,当时她的全部资金只够付第一年租金的首付款。有媒体报道,吴向多个商人借款超过千万元渡过难关。

  吴此前只经营过住宅项目,拿到地块后,如何确定商业项目,吴一度比较茫然,“蛋糕送到嘴边了不知该怎么吃。”刘平说。

  刘平记得,吴后来与杭州最成熟的面料市场四季青一个沈姓资深操盘手取得联系。经他指点,吴将项目业态确定为面料、辅料市场,并取名瑞纺,并设计成为杭州第一家每层均可进车拉卸货物的面料市场。

  沈姓操盘手不仅帮助吴确定了业态,还建议吴与浙江绍兴的中国轻纺城合作,以弥补吴经验和资金不足的缺陷。中国轻纺城是东南面料市场上的领军企业,资金充裕。大约在2007年第三季度,中国轻纺城派出项目团队,高调参与瑞纺项目。

  刘平说,当时大家都觉得,瑞纺“前景一片光明”。

  资本游戏闯关失败

  吴芳芳将瑞纺租金投入新商业地产项目,并预收新租金,进行资本运作,但瑞纺遭遇竞争者,陷入困境

  2007年第三季度,瑞纺在中国轻纺城的支持下大举招兵买马。刘平评价,吴芳芳在38岁迎来十余年商海沉浮中的“最佳商机”。

  吴为她的创业团队开出了杭州同类项目中最高的待遇标准和奖励机制,沈姓操盘手也被吴招致麾下,一时间吴聚集了大批职业经理人。当时吴手下一名郝姓经理说,此时吴全心投入项目,经常和经理们在办公室边吃套餐边开会。

  瑞纺整体工程完工前,吴就遇到资金问题。郝姓经理称,中国轻纺城团队向吴建议,瑞纺租用15年的地块,并无产权,但可以对外销售使用权。

  “这虽然是新兴的概念,但销售状况很火爆。”吴销售团队一名成员说,仅依靠瑞纺的使用权销售,吴芳芳迅速回笼8个亿资金。

  以郝姓经理为代表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向吴建议,将这笔资金继续投入瑞纺,并盘活瑞纺周边的关联项目。他们在一次会议上劝吴,商户们打开销路后瑞纺只需提高租金就能赚钱。但吴无意继续投资瑞纺,转而寻求再开发新项目。

  大约在2008年上半年,吴芳芳拿下距离瑞纺300多米的另一块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出租地块,并在上面开发五金城项目,对外宣称投资8个亿。2009年,吴芳芳在五金城项目上复制了瑞纺模式,出售商铺使用权,并获得5.2亿元资金。

  “吴芳芳不是在搞经营,她玩的是资本运作。从上一个项目圈钱,开发下一个项目,最后控制很多产业。”另一位租用九堡地块开发项目的商人说。

  2009年一次聚会上,吴芳芳显得志得意满,她离开后,一位商人评论:瑞纺和五金城的命门在于租用地块,没有产权,一旦资金流出问题,连抵押贷款都办不成,会满盘皆输。

  这句话很快应验。郝姓经理称,吴芳芳原本打算在瑞纺招商时向商户一次性收取15年租金,以再回笼一笔资金支撑资金紧张的五金城建设。但吴的方案遭到瑞纺项目经理们的抵制,招商团队建议吴以三年为期分批收租,因为杭州从未有商业地产一次性收取15年租金的先例,“这样做根本招不到商户。”

  就在吴对租金收期举棋不定时,瑞纺的创始团队分崩离析。瑞纺创办后,沈姓操盘手因不赞同吴的经商理念,被排挤出创始团队,吴又从深圳聘请一位戴姓资深操盘手,但又默许自己的司机成为瑞纺的实际负责人,导致戴姓操盘手被架空。吴还多次拒绝合理建议和长期经营规划,使瑞纺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倍感失望。

  杭州面料市场资深操盘手来俊华说,吴失去了将瑞纺一炮打响的最佳商机。

  2010年前后,瑞纺招商团队中两名核心成员出走,加入距离瑞纺不足两公里、尚未确定业态的东大门商品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东大门),建议东大门进入面料市场,并以优于瑞纺的条件迅速开始招商。东大门无论在地理位置还是资金储备均优于瑞纺,至今仍是杭州一个火爆的面料市场。

  东大门这个强力竞争者突然杀入,令瑞纺的招商和经营陷入死局,吴芳芳再未从瑞纺获得资金回报,五金城的后续投入难以为继。2012年上半年,五金城因资金链断裂停工,成为烂尾工程。

  前述商人评价,吴芳芳没能通过资本游戏的第一关。

  “完美投资”

  吴芳芳通过与浙江军区高官郭正钢结婚,获得四季青市场的经营权,这场婚姻被认为是“完美投资”

  吴芳芳商场失意,情场却意外丰收。曾在吴身边工作过的金柳说,吴在拿下杭州九堡两块出租地块时还不认识郭正钢,大约在2010年底,两人的关系有了进展。

  据媒体报道,2011年11月,吴与第一任丈夫、淳安籍严姓男子离婚。半年后吴怀上郭正钢的孩子,并向已有家室的郭提出结婚。

  吴合作过的一名浙江商人说,吴曾在一次饭局上提起,当时郭正钢的父亲不同意这桩婚事。

  2012年12月,吴与郭结婚。婚后两个月,44岁的吴生下一个儿子。

  这个浙江商人对吴刮目相看,“没想到吴芳芳能做出这种完美投资。”

  金柳说,二婚后的郭正钢设法用军车从福建运来四座用名贵石材打造的石狮子,每座单价超过百万元,分别摆放在瑞纺的东门和南门,“每座狮子都有一人多高,很气派。”但今年春节后,这四座石狮子不见了踪影。

  这桩婚事给吴带来的现实利益不止四座石狮子。郝姓经理称,瑞纺半死不活、五金城烂尾并引发商户集体维权,吴芳芳急需一笔资金解燃眉之急。2012年底,杭州市江干区四季青面料市场承包期满,吴芳芳加入新一期承包权的角逐大战。

  四季青面料市场两个股东杭州孔雀大酒店和浙江航达集团有限公司,均为江干区定海村村办企业,该村村委会拥有对承包者的选择权。

  定海村村委会一位要求匿名的成员说,吴芳芳提出每年支付1500万元租金,当时参与竞争的定海村袁姓村民的报价是年租金2000万元,四季青的老商户们提出年租金3000万元,但最终定海村村委会接受了吴的报价。“吴芳芳挺着大肚子来谈,没人愿意得罪她,谁不知道她是军区大领导的女人?”该成员说。

  村委会这一决定遭到四季青老商户的抵制。商户代表陈梁发说,因为瑞纺搞得一塌糊涂,吴芳芳在杭州面料行业被冠以“麻袋”的称号,意为吴擅长圈钱。四季青的商户们不断告状,曾求助到江干区政府。

  定海村村委会匿名成员说,2013年1月,考虑到公司实力和商户态度,江干区政府公告四季青停止与吴公司的合作。

  但吴并没有放弃这个黄金市场。当年7月8日,吴联系到在定海村有一定影响力的村民苑金斌,聘请他出任顾问。“她告诉我不用管政府的公告,她老公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工作就是配合她在四季青收租。”苑金斌说。

  2013年11月,吴突然入主四季青,经苑金斌协调,吴把一楼470多个摊位的租金提高了4倍,一次性收取了5年共计1.8亿元的租金。

  不久,苑金斌被吴开除,“她觉得我没有用处了。”

  抢夺经营权未果

  四季青市场商户外流严重,竞争商城出现后,吴芳芳一度想取得该商城经营权,但未能成功

  吴芳芳顺利拿下四季青震惊了杭州面料行业。算上瑞纺8亿、五金城5.2亿的回笼资金,吴芳芳在5年半共获得15亿元的投资回报。

  但2014年,坏消息接踵而来。郝姓经理说,吴拿下四季青除了收租,更深层的用意是把四季青的商户转移到瑞纺,以盘活这个沉寂多年的面料市场。

  但事与愿违,吴将四季青一楼的租金价格提高4倍,并改为5年一交,影响了四季青二楼、三楼商户对经营前景的信心,四季青老商户不但拒绝搬迁到瑞纺,反而涌向瑞纺的“对头”东大门。东大门招商部一名经理说,为迎接涌来的商户,他们不得不把地下一层的停车场改造成商铺。

  “这是她的一贯作风,只看重一笔投资的短期回报。”郝姓经理评价。

  与此同时,四季青的竞争者出现。2014年初,浙江义乌张姓商人接手与四季青只一街之隔的淘乐坊商城一楼,并将业态改为经营面料。

  但当年3月28日开业时,淘乐坊正门出现挂着“定海股份经济合作社”胸牌的保安,阻止商户进出货。

  当时已经转投淘乐坊的苑金斌说,“定海村已经有了四季青,一村不容二虎。”定海村淘乐坊工作组以合同纠纷为名,禁止淘乐坊从事面料行业。但张姓商人拒绝。

  双方不断调集保安,沿杭海路对峙。4月2日,定海村一方的保安人数增加到300多人,张姓商人也从浙江义乌、金华召集200多名保安。苑金斌看到,定海村一方的保安中出现了瑞纺工作人员的身影。此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当地媒体曾介入报道。

  就在双方均感筋疲力尽时,吴芳芳出现。2014年4月中旬,一位中间人约谈张姓商人,告知其吴芳芳有意入手淘乐坊,要求张退出,张拒绝。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张又收到几条劝说短信。

  苑金斌说,吴芳芳最终没能拿下陶乐坊。

  退出仍力争利益

  迫于商户们堵门压力,吴芳芳宣布零资产退出五金城,但参与接盘谈判的商人说,吴仍力争个人利益最大化

  2007年下半年凭借瑞纺在杭州商界正式亮相,2009年推出五金城,2013年底强势入主四季青,吴芳芳用五年半建构起自己的庞大商城产业。但衰落来得更迅速。

  2014年年初,因五金城主体建筑烂尾,商户们纷纷要求吴退还商铺使用权售款。吴承诺筹资继续建设五金城,但迟迟不见复工,五金城商户开始公开维权。迫于压力,吴着手为五金城物色接盘方,并开始与业主代表的谈判。

  2014年7月前的一次谈判中,五金城一名商户代表说,“尽快还钱,不要逼我们去维权。”他看到吴芳芳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2014年7月到9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在浙江巡视期间,与吴多次谈判无果的五金城商户向巡视组反映了吴的问题。

  但9月中旬,这位业主接到吴芳芳的电话,吴告诉他:“再往上面写材料我就不管你们了。”此时的吴已经公开向业主表示,作为军属,她将零资产退出,不再经商。

  然而,曾与吴谈判接盘五金城的一名浙江商人说,吴无意零资产退出,在谈判中一直全力争取最大利益,导致谈判至今没有下文。

  业主代表华秀珍说,从2014年5月到2015年2月11日的十几次谈判中,除了和业主代表打招呼,吴寥寥可数的发言集中在强调自己没钱。最后一次谈判后,吴即告失联。

  前述与吴谈判接盘的浙江商人称,吴芳芳在3月初恢复和外界联系后,曾在一私人场合告诉他,郭正钢被带走后,办案人员从两人在杭州的寓所抄出700万现金,其中100万元是吴的资产。

  3月2日,郭正钢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的消息公布。前述浙江商人说,这近乎宣判了这个并不成功的女商人的商业死刑。

  吴芳芳留下的,除了空荡荡的瑞纺和烂尾的五金城,还有2000名讨要说法的五金城商户和拖欠的6000万元工程款。

  3月初,曾和吴相熟的职业经理人卫郜向吴发短信询问近况,吴回复说,“还好。”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